夜夜騎夜夜擼

  • 水幕厂家成立于2013年,是一家专业从事水幕的研发,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,主要业务为夜夜騎夜夜擼,包括夜夜騎夜夜擼设计,水幕系统制作等,若您有水幕相关需求欢迎咨询我们。
  • 联系电话:

    400-6688-1196

  • 邮箱:

    Support@bjxlmq.com.cn

第二章 在水幕另一面(1)

--1--

“过去亿万年以前,地球上存在着和你们一样的智慧生物,它们生活在岩石与火山中。”狸猫低沉声音听上去好似落满尘埃,缓慢述说的古老故事,仿佛呈现影像般清晰可见,“那时,世界比现在更加充满生机,尽管炙热干燥无水,古老生物依旧以自己意志,逐渐掌握了发达的科技,它们在岩山上搭造许多住所和堡垒,居住其间,智力发展到难以想象的程度,建立起繁荣文明秩序。”

后来,地球环境面临一场天灾,一颗穿行自深空的液态流体行星,在途经太阳系时,朝地球方向偏移而来。这些原住民们,虽然想尽办法化解此次劫难,可是,那行星表层奇特物质,它们不曾研究过,对其毫无概念。智慧而强大的它们,亦未能制定有效应对策略。末日越临近,恐慌、绝望的情绪越重,个体之间冲突日趋尖锐,纷纷了断生命,结束灾厄痛苦。

剩下的一些居民,不得不放弃以往建立的文明,躲避到地下,惶惶不可终日。行星碰撞过程中,地球发生剧烈冲击,遭遇大洪水肆虐,原本完整的结构被破坏了,分裂成两部分。其中一部分填满新的物质——液态水,最终形成陆地和海洋;另一部分,则与该行星的内核一起被抛离轨道,在引力作用下重组,形成月球。而那隐藏于坚固岩层里的居民,依靠史前保留的技术,得以存活下来。

这场灾难之后,环境大幅改变,有几个幸存者离开岩层,因无法适应真空而死亡了,其余居民一直躲藏在月岩内部,在长达数千年时光内,它们重新修复自身文明与技术,终于能安全抵达星球表面。它们认识到自己生存的地方,早已不是原先的家园,而是那场浩劫中分离形成的一颗卫星——月球。有一些居民计划重返地球,想恢复曾经的繁荣。与之相对的另一群居民,则希望永远关闭去往月面的通道,在岩层里发展,不涉足那业已化作汪洋的地球。为此,它们之间产生分歧,争论旷日持久,甚至是激烈的对峙,从未和解。

支持重新掌控地球的一派,技术不断进化,成为适应环境的“月球人”,保守的一派则慢慢消绝,称作“古地球人”。月球人运用掌握的力量,谋划着操纵地球,并且发展出强大的控制机器。他们发现,形成月球的内核,对地球潮水具有强烈引力,因这些水与之原本同属一体,基于此,他们使用发达的生物技术,创造地球海洋中原始的生物,输送至地球,试图间接达到对地球的控制目的。

海洋鱼类生物诞生之初,其意识状态已被月球人读取与操纵。月球人所实施的这个计划,亦即所谓的“月石幻幕”计划,具体而言就是指,月球人运用月岩内核引力,控制地球生物意识,使其在月球人创制的幻幕中生存与活动的计划。月球人试图以地球生物为媒介,在为期数万年时间中,重新掌控地球。然而,在对这些原始生物操控过程中,由于古地球人一直反对、阻止,双方争议不断,加之月球人技术不够成熟,以致产生失误,这些鱼类生物最终大范围失控,有一部分离开海洋。

远古氧气稀薄的陆地环境,使抵达的鱼类大量死亡了,其中幸存的一部分,爬向地质活动较为稳定的熔岩与稀土组成的地表,饥饿让它们吞食一种石头为生。那是一种非常柔软、奇特的岩类物质,一旦吃下,身体、大脑结构会迅速改变,忘却所有记忆,并挣脱月石幻幕的控制,进化成与古地球人相似、具有四肢的陆生动物。又经过几个地质年代,它们慢慢进化为古猿和人类。

“这段历史里述说的月石幻幕,与此石头建筑,具有怎样深刻关联呢?”言世思索着问,“狸猫君如果会人语,在我幼时,又为何不曾与我说过一个字,而今在这里出现?”旭烟也以同样困惑的眼神望着狸猫。狸猫目光平静,它声音更为低沉了,如同江岸衰落的夕阳,继续对他们述说凝重的过往。

--2--

虽然,该计划进展非常不顺利,造成不可控的意外状况,但月球人从未放弃将其付诸实施。在经过那次严重失误后,持保守态度的古地球人,遭到月球人加倍的排斥,甚至被夺取了生存资源,且隔离关押起来,留在月岩内部自生自灭。这些古地球人里面,有一位是曾经繁荣的地球文明中某个先知的后裔,被寄予了重要使命,是引导大众寻索光明未来的继承人。为便于表达,后文以俗语所说的“太子”指代此人身份。

众人计划协助太子逃出这座监狱,让他回去地球恢复曾经的文明。时间推移,古地球人一个个死去,濒临灭亡边缘时,他们终于依据先知留下的启示,使用继承的神秘远古力量,成功解锁月球人关押他们的装置,顺利使太子与一个仆人逃离。月球人很快发现异常,对剩下的古地球人施以严苛管制。在黑暗的岩洞监狱中,他们生命日渐衰竭,永久消逝。

就这样,太子与仆人成为唯一幸存的两位古地球人,为完成死者愿望复兴地球文明,他们潜入月球人内部,并查清“月石幻幕”的真相,了解到月球人的科技已经可以控制人类梦境,甚至为了进一步控制人类意识与现实,他们还暗中与一部分人类合作,试图达到彻底操纵世界的目的。当时,月球人与苏联当局建立了合作关系,冷战之后,苏联解体,该计划又告停一段时间。

但月球人与苏联的合作并没有停止,虽然苏联作为一个国家解体了,余党却一直秘密活动。在地下,他们建立了自己的基地,与月球人保持联络,并积极推进此计划施行。他们在工厂安插间谍,甚至普通的学生、农民、社会学家、政党人士,都有可能是被利用的棋子。太子和仆人读完这些资料,决心去地球,帮助人类摆脱控制,凭借自身努力复兴地球文明。

于是他们潜进飞船室,打算离开这颗窒息、压抑,充斥苦难、悲惨过往的星球,太子觉得非常难过,与仆人沉默无言坐在驾驶舱里。可是,当飞船启动飞向外太空后,触发了月球人设置的防御程序。飞船里有声音不断重复一段口令,并且放射出古怪光线,二人身体好像被下咒般,变成狸猫,且遗忘了一切。

飞船坠落地球不久,就自动损坏成一堆废铁(月球人事先设置追踪指令,使飞船自毁)。因他们记忆尽失,又受了伤,下飞船未能前行多远,最终各自失散。太子最初来到的地方,是言世的家。言世外祖母见到这只可怜的流浪猫,领养回来,自小缺失双亲照顾的言世,从此与狸猫成为伙伴。而太子的仆人,则被旭烟幼时的某个邻居领养。

“怪不得我觉得它甚眼熟。”旭烟说,“方才还感到疑惑,原来幼时已见过面。”狸猫太子不再说话,另一只较年轻的狸猫仆人回答:“现在你才想起来,我很难过。”狸猫仆人做出失望的模样说:“想必你们对接下来的故事,都已略知一二,就由我来讲完吧。”言世与旭烟缓缓点头同意,白昼即将逝去,潮水涨灭,绛色的天空涂抹暮光。

--3--

 “也许故事有点长,狸猫太子所说的内容你们难以记住,我在此归纳一遍重要信息,将‘月石幻幕’的概念,加以明确详细定义,请仔细听。月石幻幕不止是上述计划的代号,同时也指用于实施此计划的庞大、精密的仪械设备,自然包括它分布于时空中的构成零件。经过数万年排列布置,这仪械的完整体系已经很难全面掌握,即使其制造者月球人,也难免疏漏之处。最开始,地球生物就是这仪械设备中的许多零件,发生失误后,月球人不得不改进,继续完善它,以实现操纵世界之目的。

“你们一定奇怪,为什么自己的梦境与对方有所重叠,其实,这确是月石幻幕影响的结果,但幕后操纵者却并非月球人。七十年前(1948年),苏联人与月球人合作的项目,有些并未被严格遵守执行,部分月石幻幕的仪器零件,由苏联当局自行改造和使用了。而这自行改造和使用的仪器,随着苏联解体一直处于荒废中,成为不为人知的秘密,也许连月球人都不知道。太子和我之所以具有与人交流的语言能力,也要从这被废弃的仪器说起。

“失忆以后,我从未放弃寻索自己真实身份。作为旭烟邻居家的一只狸猫,初次见到旭烟,我已能知晓他的梦,并且发现自己也总做同样的梦,常梦见那片灰白荒野和树林,以及15岁言世迷失其间的样子。我梦中还见到了太子,让我奇怪的是,太子与我均是古地球人模样,并非狸猫,与普通人类也稍有差异。在树林里,我们找到苏联地下组织的入口,每次准备探索时,都会看到旁边两只巨犬一样的怪物,正在吃着许多工人,然后我就被吓醒。

“我意识到自己的梦一定在暗示什么,因此十四年后,我独自出家,悄悄跟随背井离乡的旭烟,乘列车抵达这工厂。我常在附近荒野徘徊,也曾觉得困惑茫然,直至与具有相似遭遇的狸猫太子重遇,发现此处的石头建筑。经调查,我们确认这扇石头门是苏联留下的月石幻幕,类似于‘操纵杆’之类的零件,用于控制地球生物的时间、梦境和意识。我们还发现,这扇石头门被破坏过,与荒野里另一部分岩石正好能组合成完整的一体。

“此后一段时间,我们分别探索两处建筑,用猫爪在地面记下上面的古老刻符,按照规律排列,于不久前将之完全解读。阅读过刻符后,我们好像被启示般恢复所有记忆,获得使用人语表达思想的能力。也许因为,这古老刻符,是依据古地球人的神秘文明制造,所以作为古地球人继承者的太子读取之后,发生某种反应,使我们清楚觉知了自己身份。”

言世与旭烟这才恍悟,黄昏前在树林中遇到的三个神秘人,很可能就是苏联地下党员,其口中所说已破坏分离的“月石幻幕”,想必指这两处废弃石头建筑了。言世说:“我记得自己的梦里,石头门位于荒野,两边镇守恐怖石兽,在这些石头里,我找不到组成石兽的结构。”狸猫太子回答:“可能地下党试图操纵你的梦境,目的是阻止做梦者生起怀疑之心,令其苏醒遗忘,显然,由于某种原因,它失效了。”

旭烟说:“既然这建筑如此重要,甚至也许是月石幻幕整台机械仪器的操纵杆,我们何不利用它粉碎地下组织,彻底终止其控制人类的计划?”狸猫仆人答:“这是难点所在,虽然我们已经查清它的用途,但关于如何启动与使用,目前并不了解。”言世说:“我很确定,这扇石头门的启动方法近在咫尺。不过我们需要首先把岸边这部分移至荒野,搭建出原貌。”

片刻后,在狸猫的协助指导下,石头建筑被完整还原。果然,它的样貌和梦境里一样,没有丝毫区别。石头上的刻符也很清楚,仿佛拓印般具体,用手触摸可以感知远古文明强烈的质地,如同那些历史和往事扑面而来,一颗心灵都随之震颤不已。只是,除了这些,并无其他特别之处,无法发现任何按钮或者开关。狸猫太子说:“目前为止已经尽力了,确实不知道如何开启。”旭烟看着言世,猜想他所说的“近在咫尺的方法”,究竟是什么方法。

言世说:“几天前我曾思考,石头门、古刻符同属一未知事物,现在可以确定,这一事物即‘月石幻幕’。对月石幻幕施加决定影响的,是另外的‘某种存在’。月球人的失误证明,‘某种存在’必然不是月球人。苏联地下党员试图摧毁此处属于‘月石幻幕’的关键物品,可证明,‘某种存在’不是苏联地下党员。狸猫太子说过,月石幻幕的原理,是借助月球内核引力,对地球潮水施加制衡作用,进而控制地球环境与生物,乃至梦境及意识,可知,关键元素是‘水’。这一点,在我梦中也得到了证明。”

“水?这又从何说起?怎样起作用?”旭烟愈加困惑,两只狸猫也同样睁大眼睛望向言世,希望他表达得更清楚一些。言世不再多说,翻过山坡,去就近的江边,脱下外套浸湿,吸取足够水分,然后折返至石头门前。寒冷虽使他瑟瑟发抖,但无法阻止他验证这猜想的决心。当他站在石头建筑边,拧出外套附着的水时,那些液体好像被召唤般,纷纷朝石头门飞去。悬浮于半空的液态水,使石板上的古刻符也发出光来。最终,所有的水填满石头刻符之间,形成一扇门形幕布。

“这其实是一个入口。在另一面,也许是控制室,也许是其他地方。”言世说,“无论如何,很可能属于操纵月石幻幕的重要场所。”当言世还想说明更多,忽然注意到远处山坡上出现三个黑影,正朝下方走来,他们戴着面具,手中持有怪异而凶残的武器,正是之前审问延景晨的那几个人。他来不及解释,与旭烟、狸猫太子、狸猫仆人跑向了水幕里面。